完美世界手游cdkey兑换码大全

第十六章 雙面間諜4

[ 上一章 ]  [回目錄]  [ 下一章 ]
    很明顯的,列車開始松閘。

    鐵橋下,列車開始錯軌。

    “例行檢查,請等待。”穿著滿蒙鐵路制服的明臺在喊。

    阿誠布置好人手,在中間車廂預備人、貨分離。他急匆匆到貴賓包間來接明鏡出去。他剛一推開包間的門,就看見桂姨拿槍對準了明鏡。

    “放下槍。”阿誠以最迅捷的動作,舉起手槍。

    “阿誠,你想干嗎?我是你的母親。”桂姨陰森森地笑。

    “你別做夢了。”阿誠冷冷地說,“我已經知道你是誰了。你是‘孤狼’,日本人的間諜走狗!”

    “阿誠,別管我。做你該做的事。”明鏡喊,

    “閉嘴!該死的臭女人!”桂姨嘴里惡毒地咒罵著。

    “桂姨!”阿誠冷聲怒喝,“我真該一上車就開槍打死你!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親娘。你居然要打死我?”桂姨的眼睛里閃動著詭異的光芒,“當初我為什么要到孤兒院去領你啊?因為你是我的孩子,我親生的孩子,你是我的私生子,雖說這個稱呼對你來說,并不光彩。可是,事實就是事實。”

    “事實很清楚。當年,你的確跟一個姓于的湘繡商人有私情,你們生下了一個孩子,那個年月,姑娘家還沒結婚就生下孩子是一件非常可恥的事情。于是,于老板騙你,叫你先找一家主雇做傭工,孩子送進孤兒院,他跟院長嬤嬤講好了,院長嬤嬤會很好地照顧那個孩子。他答應你,等他回湖南安頓好了,就來接你們母子。于是,你就進了明家幫傭,一干就是兩年。他沒來找你,你這才慌了神,你害怕他徹底拋棄你,你想到了那個孩子。”

    桂姨的臉瞬間煞白。很顯然,阿誠早有所備,她根本就傷不到他一根筋。

    “嬤嬤給了你那個兩歲的孩子,就是我。你當年愛如珍寶,你覺得只要有孩子在你的手上,你的那個于老板終有一天會來找你。你手藝很巧,明家很多湘繡制品都出自你手,你在明家勤勉勞作,稱得上是一個好母親、好傭工。你時常買東西去孤兒院看嬤嬤,打聽那個男人有沒有來找過孩子。嬤嬤都支吾過去了。終于有一天,那個嬤嬤得了絕癥,快死了,你拿了米和面粉去看望她,她良心有愧,就對你說了實話。她告訴你,那個孩子早就被于老板給抱走了,她給你的那個孩子,就是一個孤兒,跟你沒有任何血緣關系。當初,她收了于老板的錢,所以欺騙了你。你從此以后就徹底瘋了。你開始虐待我,我悲慘的童年就開始了。你說,我說的對不對?啊,桂姨?一個男人騙了你的感情,偷走了你的孩子,你就把無窮的怨恨施加在另一個無辜孩子的身上,何其狠毒?何其殘忍?”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桂姨的臉有些扭曲,“你說!”

    “我去過那家孤兒院,找到了那個得了絕癥的嬤嬤,她還沒死,她只是眼睛瞎了,看不見了。她心里清楚得很,她得知我是那個孩子后,還感到欣慰,說我命好,遇到你這個善良的女人,在得知我不是自己的孩子后,還能愛我,把我撫養成人。她還叫我好好待你,說她對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該死的女人!居然還沒有死!”桂姨咆哮起來,她一把抓起明鏡,她的槍指著明鏡的頭,對阿誠說,“你什么都知道了!還等什么?我要殺了你們!我恨你們,恨所有的人!我要把你們斬盡殺絕!”

    “瘋婆子!”阿誠冷靜地看著她,說,“你誰也殺不死!你的槍膛里沒有子彈。”

    桂姨一愣,就在她一愣之間,阿誠手舉槍響,打掉了桂姨手上的槍,鮮血從她的手掌間蔓延開來,她大聲慘叫著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過來。”阿誠人到手到,將明鏡拉到自己身后。桂姨試圖俯身去撿槍,阿誠喝道:“別動,再動就打死你!”

    桂姨滿臉猙獰,吼叫起來:“你打死我吧!我恨你們!我為明家賣命地干活,得到了什么?一個大少爺一句話,就可以把我掃地出門。我找不到工作,流落在大街上,誰肯幫我?是南云小姐收留了我,是她把我帶到了東北。是她想辦法替我找到了那個姓于的,可惜,他死了!我只看到了他的墓地,他跟他那個不會下蛋的老婆埋在了一起!我是什么?是他借用的生育工具。我還有個孩子,也是個湘繡商人,可是,他好端端的被水匪給殺了!我什么都沒有了!是日本人賞給我一口飯吃,讓我重新認識到自己的價值。我在沈陽一個音樂家家里做傭人,幫助南云小姐挖出了抗日分子的窩點,把他們統統送進墳墓!”

    “你這個瘋子。”明鏡說。

    “你才是瘋子!”桂姨撲過來,“你這個共產黨!”

    槍聲響了,桂姨撲倒在阿誠腳下,血污濺了阿誠一褲腳。

    “阿誠。”明鏡喊著。

    “我沒事,大小姐。我們走。”阿誠提槍,帶著明鏡走出包間。明鏡手里仍然拎著那個假的骨灰盒。

    小分隊的人開始全面后撤。

    突然,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,眼看就要邁過最后一道坎,到達目標時,置放雜物的車廂發出巨大的響動,防水布被逐一揭開,原來,此處隱藏著一個日本秘密護送小分隊。

    目標,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犧牲,也在眉睫。

    開槍了。機關槍、步槍,火舌兇猛,小分隊的人員立即迎戰。瞬間,血河飛濺,陳尸狼藉。

    血染在車廂過道上。

    阿誠拼死護著明鏡沖到了目標口。

    黎叔、錦云、明臺在分割車廂處一邊火力增援,一邊準備等阿誠他們一過來,就分離掛鉤。

    明臺看見了明鏡,大聲喊著:“大姐,過來,我掩護您。阿誠哥,小心。”他平槍而射,一梭子子彈打到阿誠背后的敵人臉上。

    明鏡向前騰了一下,突然,她腿上一熱,她知道自己中彈了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。”阿誠驚叫了一聲。

    日本小分隊成員集中火力,猛烈撲過來。

    阿誠奮力反抗。他大聲喊著:“大小姐,我掩護您,跳過去。”

    明鏡的腿傳來撕裂般的劇痛,鮮血直噴,她知道,她傷到大動脈了,她根本無法移動。

    明鏡知道,自己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她不能因自己一人之故,毀掉整個計劃。

    她大叫一聲:“阿誠!”阿誠一回頭,她奮力將阿誠推出車廂門,阿誠不提防她倉促一擊,滑落在車廂分離的鐵鏈上,被錦云和黎叔兩個人接住。

    明鏡一下轉過身去,她手中猶自抱著那個假的骨灰盒。她大叫了一聲:“明臺,分離掛鉤。”

    一梭子的子彈打在明鏡的背后,打穿她的前身。

    “大姐!”明臺大叫。

    “分離掛鉤。”明鏡面對明臺微笑,拉響了手中的炸藥。

    幾乎與此同時,明臺慘叫了一聲:“大姐!”他忍著心頭劇痛,親手把掛鉤分離。

    轟隆隆震天雷動,一片火焰硝煙。

    兩段車廂全速分離。

    明臺眼睜睜看著明鏡消逝在一片火海之中。

    “大姐!”明臺在飛速倒退的車廂前厲聲慘叫!

    硝煙、大火彌漫。

    緩緩地、緩緩地離開了明臺的視線,明臺昏厥在車廂門上,他仿佛聽到黎叔、錦云在叫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但是,他滿耳都是那一句話,四個字“分離掛鉤”。

    明鏡去了,沒有一句遺言,只有這四個字留給了明臺。

    滿載著三十節車廂的生鐵被順利運往第三戰區。《南京新報》上刊登了,共黨襲擊普通列車,導致平民傷亡的報道。報道中稱,南京政府官員明樓的胞姐也在遇難旅客之列,明氏金融陷于癱瘓,明長官悲痛欲絕,誓與共匪斗爭到底,云云。

    明公館的小祠堂內。

    清香裊裊,明鏡的靈牌立在了供桌上。

    明樓形容枯槁,在小方桌上擺弄著一架老式留聲機。他從明鏡匣子里取出一張存放的粵語唱片,小心翼翼地把唱片放進留聲機里。

    留聲機開始轉動,嘶嘶啞啞地唱起來,曲調無比凄惶、滄桑。

    “烽煙何日靖,待把敵人盡掃清,卿你奮起請纓,粉骨亡身亦最應。他日沙場戰死,自育無上光榮。娥眉且作英雄去,莫謂紅顏責任輕,起救危亡,當令同胞欽敬。”

    明樓肝腸寸斷,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明鏡的音容,歷歷在目。

    明樓腦海里浮現一組組數字,那是明臺到延安后,第一次用密碼跟他聯系。

    “任務完成。大姐犧牲。”

    “臨終遺言?”

    “分離掛鉤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做得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何時相見?”

    “等待命令。”明樓用密碼發給明臺的最后一句是,“她一生都怕失去我們,到頭來,我們失去了她。”

    他可以想象,明臺在發報機前的痛哭失聲。

    “光榮何價卿知否,看來不止值連城,灑將熱血亦要把國運重興。嬌聽罷,色舞眉飛,愿改初衷,決把襟懷抱定。”

    明樓忍痛在明鏡靈前祭拜。

    “佢臨崖勒馬,真不愧冰雪聰明。又遭以往癡迷今遽醒。昔年韻事己忘情。要為民族爭光,要為國家復仇,愿你早把倭奴掃凈。”

    他緩緩推開了小祠堂的門。

    家里空蕩蕩的,異常凄清。阿誠孤零零站在門廊下。明樓正面朝著大廳,眼光銳利,耳邊粵曲猶在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日凱旋歌奏,顯威名……”
完美世界手游cdkey兑换码大全